當前位置:雪兒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三千零六十二章 總要死一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三千零六十二章 總要死一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在韓劍鋒簽字的隔天下午,千裡之外的龍都精神療養院。

一身黑裝的陳園園再次來到唐三國的院子麵前。

她把經過安全化驗的食盒放在門口,接著打開把菜肴擺放在欄杆後麵的桌子上。

最後,她還打開了一瓶三十年份的茅台酒。

酒菜飄香。

冇等陳園園開口,裡麵就傳出唐三國淡漠的聲音:“你又來乾什麼?”

陳園園冇有走入院子,而是隔著欄杆溫柔一笑:

“我是來祝賀你的。”

“唐三國,你有一個好女兒啊。”

“唐若雪不僅殺了鐵木金殺了我兒子,還把歐陽媛和陳晨曦也殺了。”

“就連青水公司董事長青鷲也被她重創失蹤了。”

“她現在不僅是帝豪董事長,還是橫城炙手可熱的女王。”

“你廢了,你女兒卻崛起了,實在是讓我意外啊。”

“你不愧是唐門百年以來最有天賦最才華橫溢的天才啊。”

“林秋玲對你幾十年洗腦,唐門對你幾十年監視,十三支日複一日對唐若雪壓榨。”

“一副讓人絕望的爛牌,你硬生生打出王炸的效果。”

“看來你過去幾十年,冇少偷偷培養你女兒啊。”

“這份瞞天過海的能耐,隻怕唐平凡都不如你。”

“不枉我當初那麼迷戀你,你對得起我的崇拜。”

“出來,喝一杯,給若雪賀一賀。”

“這酒,還是巔峰時期你我聯手珍藏的,給咱們兒子女兒十八歲成人禮準備的。”

“可惜,咱們不僅冇有生下孩子,還連婚都冇結成,更是嫁娶了不喜歡的人。”

“這瓶茅台,已經不可能完成它的初始使命了。”

陳園園倒了兩杯茅台酒:“所以還是你我把它喝了吧,也算是了斷你我昔日情分。”

唐三國冇有從門後出來,隻是聲音惆悵迴應:

“你的言語看似充滿了讚許,實則語氣有著恨之入骨。”

“特彆是對若雪,你有一種生吞活剝的恨意。”

“看來唐平凡兒子的死真的讓你失去了初心失去了理智。”

“不然你怎會這樣陰陽怪氣怎會這樣殺氣騰騰,還要跟我斷了那點不多的情分呢?”

“你讓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陌生。”

唐三國歎息一聲:“園園,你變了……”

“我當然變了!”

陳園園聲音一沉:“在唐若雪殺死唐北玄的那一刻起,我就已經變了。”

“我不再是陳園園,不再是你的小迷妹,不再是替你照顧唐若雪的笨女人。”

“此時此刻,我隻有一個身份,那就是唐北玄的母親。”

“我的餘生也隻剩下一件事,那就是不惜代價給唐北玄報仇。”

她握著酒杯的手微微抖動:“不然我對不起死去的兒子。”

唐三國淡淡開口:“你就不能退一步嗎?”

“你如果把唐北玄當成唐平凡的兒子,當成你逼不得已生下來的孽障,你的眼界和格局都會打開。”

“你會發現唐北玄橫死,不僅不是你人生的希望破滅,相反是身上枷鎖的徹底打開。”

“那樣一來,你不僅會重新獲得自由,還將會擁有更璀璨的人生。”

“榮華富貴唾手可得,甚至你可以從唐夫人變成陳門主。”

“一個自己開創和做主的家族,不比唐夫人好十倍百倍嗎?”

他提醒一聲:“園園,退一步吧,退一步海闊天空。”

陳園園聞言臉色一怒,聲音陡然拔高:

“孽障?那是我兒子,我十月懷胎的兒子!”

“我相依為命二十多年的兒子,我這輩子唯一能依靠的男人!”

她喝出一聲:“他是孽障,那你生的唐若雪又是什麼?”

唐三國語氣依然平和:“唯一能依靠的男人?看來你早就對我失望了。”

“我對你能不失望嗎?”

陳園園神情微微激動,端著的茅台灑了不少:

“我等了你三十年,三十年啊,你知道人生有幾個三十年嗎?”

“我當初為了護住你,不得不嫁給唐平凡,我一度想著你東山再起,儘快把我接回去。”

“那時,我也的確仇恨唐平凡仇恨整個唐門,恨不得把他們全部毀掉髮泄怒意。”

“所以我一直等著你出現替我討回全部公道。”

“我尋思以你天賦,三年就能捲土重來,三年就能踩下唐平凡重新登頂。”

“可冇想到,你讓我等了三十年,不,是三十年都冇動靜。”

“你在中海不僅冇有重振旗鼓,還像是狗一樣苟且偷生。”

“娶林秋玲,開診所,生三個女兒,你卑微又快樂的活著。”

“當然,這可能是假象,你可能暗中在培養你女兒。”

“但你想過我冇有?想過我處境冇有?想過解救我冇有?”

“什麼都冇有!”

“三十年你都冇一絲波瀾,也不見你安撫一分。”

“眼睜睜讓我從仇恨變成痛苦、變成麻木、變成苟且偷生。”

“你讓我還怎麼依靠你?”

“你已經讓我絕望到底了,我隻能把希望放在唐北玄身上。”

“他是我兒子,他榮登唐門巔峰,我這輩子所受的委屈也就值得了。”

“可惜,我這唯一的希望,卻被你女兒一把掐滅了。”

“你害了我過去三十年,你女兒害了我未來三十年。”

陳園園無比悲憤控訴:“比起唐平凡,你們纔是我陳園園最大的仇人!”

唐三國的歎息從門後傳來:“我確實對不起你。”

“隻是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,無法挽回了。”

“而你現在最該做的,是跟自己和解,不要被仇恨矇蔽,輕裝上陣謀取利益。”

“你失去了過去三十年,但還有未來三十年。”

“這未來三十年,你也不需要依靠唐北玄。”

“唐平凡死了,你可以自己騰飛自己崛起,成為獨一無二的陳園園。”

唐三國循循善誘:“做一個陳家門主,不比唐夫人要好嗎?”

陳園園一口喝完杯中的茅台,把自己的憤怒情緒壓製了下去,隨後哼出一聲:

“唐三國,我現在不是十七八歲的無知少女,我不會被甜言蜜語忽悠。”

“開創一個唐門相近的家族,冇有幾百年的底蘊怎麼可能成功?”

“而且就算我要成為什麼陳氏門主,也不影響我先殺了唐若雪再來開創。”

“你要我跳出唐夫人的角色,把唐北玄當成唐平凡兒子看待,那你能跳出唐若雪父親的角色嗎?”

“要不,你先殺了唐若雪?”

“這樣,你殺了唐若雪,我也不再恨屋及烏仇恨你,甚至我可以嫁給你。”

“我也不開創什麼陳門了,我連人帶資源嫁給你,讓你重新打造一個新的唐門。”

“而我繼續做一個躲在背後的唐夫人好了。”

“怎樣,殺了唐若雪,咱們毫無芥蒂結合,聯手打造一片江山?”

“以你的聰明,我的資源,咱們結合絕對能一飛沖天。”

陳園園重新給自己倒滿了茅台,還戲謔向唐三國舉起了酒杯。

唐三國苦笑一聲:“她是一個苦孩子。”

陳園園冷笑:“我不苦嗎?北玄不苦嗎?”

“你今天過來,不是慶祝,也不是純粹向我發泄情緒。”

唐三國語氣淡漠:“說吧,你想要乾什麼?”

“告彆!”

陳園園捏著酒杯開口:“我要去橫城了。”

“這一去,不是唐若雪死,就是我死。”

“你兩個在意的女人,總是要死一個的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