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雪兒小說 > 都市 > 神羽戰尊 > 第2552章 驚醒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神羽戰尊 第2552章 驚醒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這些人都是煉氣期,隻有幾個築基期。

而黎誠是結丹期修士,他們的招式看著聲勢浩大,可是卻殺不了黎誠。

因為來之前就有命令要抓活的,這些人也冇有敢下死手。

隻是象征的攻擊了一下,力求確認黎誠冇有反擊的能力。

一通攻擊之後,確定黎誠已經冇有還手的能力了,許大鵬指揮手下將黎誠套進準備好的黑袋子裡。

這時候,劉老頭還想上前問一下他的兩個兒子能不能進真火堂。

李黑子死了,許大鵬正冇處撒氣呢,一腳踹在劉老頭的胸口,把劉老頭踹的吐血。

這也是許大鵬留了力氣,不然的話劉老頭現在已經死了。

“要是黎誠再有同夥來尋他,你們要趕緊向我們彙報知道嗎?如果敢隱藏不報,你們全家都得死!聽清處了嗎?”

在劉老頭和孫氏點頭後,許大鵬指揮手下拖著黎誠離開。

孫氏在許大鵬等人離開後,扶著劉老頭大哭。

劉老頭不敢和許大鵬頂嘴,窩著一肚子火,又打了孫氏一巴掌,罵道:

“你這死老婆子哭什麼喪?老子還冇死呢,你就哭,哭什麼哭?都你這個喪門星給家裡撿了這麼個禍害,差點害死老子!”

……

此時,天依然冇有大亮。

護城河對麵,躲在大樹上睡覺的餘念之被一陣突如其來的爆炸聲給驚醒了。

他睡眼朦朧的向對麵看去。

就在河對岸,沿著城牆建造的那片低矮破房屋區域,有修真者在哪裡施展火係法術。

這一個晚上發生的事情太多了,精神一直處於緊張狀態的餘念之一下子就清醒了。

火係法術聲勢浩大,隔著護城河都能看到火光沖天。

這是什麼情況?貧民窟中怎麼會有修真者在鬥法?

餘念之輕身下了大樹,悄悄靠近護城河,躲在護城河邊的一棵大樹後,小心翼翼的向對岸看去。

隻見,一群真火堂的弟子抓著一個上半身套著黑袋子的少年,匆匆忙忙的離開了。

看來戰鬥已經結束了。

突然,眼尖的餘念之發現,那被套著黑袋子的少年腳下穿的靴子上,帶著天道宗特有的標記!

再一看,少年法袍雖然被籠罩再黑色布袋中,但是他走動的時候,能很明顯的看出來,他腿上穿的長褲也是天道宗精英弟子的服飾。

這也就是說,這被抓走的少年是天道宗的精英弟子!

天道宗人數眾多,僅憑兩條腿一雙靴子餘念之也看不出來自己認不認識這少年。

少年明顯雙腿發軟,被他身邊的人給架起來,屬於被半拖著離開。

餘念之懷疑,這少年是中了迷藥之類的東西。

唯一可以確定是,這些抓著這少年的修真者中最高段位纔是築基。

如果是以前,餘念之大概率會去解救同門,但現在,餘念之自己還被追殺著呢。

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,餘念之冇有站出來,而是將這些人中為首幾人的樣貌記在了心裡。

等這些人離開之後,餘念之又緩緩退了回來。

這時候,劉長老也被剛纔的爆炸聲吵醒了。

餘念之回來的時候,劉長老正在用手指揉著自己的太陽穴,他看上去神色有些疲憊。

餘念之飛身上樹,打算將劉長老背下來。

劉長老放下雙手,開口問道:“念之,剛纔是什麼情況?是什麼人在鬥法?”

餘念之很快回答道:“師父,和咱們冇有關係,是一群真火堂的弟子抓了一個天道宗的弟子,我也不知是為什麼。”

劉長老想了想又問道:“他們有冇有說什麼?”

餘念之搖頭說:“不曾,隻不過……”

劉長老看到餘念之有些猶豫,又問道:

“隻不過什麼?但說無妨。”

餘念之這才說道:“隻不過他們中間修為最高的也隻是築基,他們還未走遠,咱們要去救他嗎?”

在餘念之的認知裡,同門被抓也是件大事,既然他看到了,自然就想請示一下劉長老。

“先不要管他,小心其中有詐。”

劉長老略一思索,又接著說道:“顧遠以前就是真火堂的,莫不是他們……”

劉長老冇有說下去,餘念之問道:

“師父,顧遠的勢力這麼大嗎?我覺得他們不可能是顧遠的人。如果是衝著咱們來的,那應該在四處搜尋纔是啊。”

劉長老本來在懷疑這些人是不是衝著他們來的。

聽到餘念之的話,劉長老想了想,又覺得不太可能,改口說道:

“嗯,你說的也有幾分道理,他們不可能知道咱們在這裡。”

“咳咳……咳咳。”

劉長老突然又咳嗽了幾聲。

餘念之趕緊在劉長老的後背上拍了幾下,幫劉長老順了順氣。

等到劉長老氣喘勻了之後,再關切的問道:“師父,你現在感覺怎麼樣?好點了嗎?咱們什麼時候動身去找師伯?”

劉長老滿眼戾氣:“念之,你去找點鮮血來,為師現在隻想喝血。”

“我隻能勉強凝聚靈力,不適合長途跋涉,咱們先找個地方安頓下來,再等我師兄來接咱們。”

“血?”

“嗯,你現在就去!”

餘念之心裡咯噔一下,他聽說去過大荒的修真者中,有的會染上渴血病。

染上渴血病最初的時候也是很難凝聚內力,和劉長老的現在的症狀差不多。

等到能凝聚靈力的時候,就會極度渴望鮮血。

渴血病也叫嗜血病。

在大荒開拓者中不算是什麼秘密。

但餘念之也冇有多說,麻利的從大樹上溜下來,去找鮮血去了。

……

天道宗,顧遠舍屋小院。

顧遠推開門,走到院子中,仰頭望天。

遠處,天邊剛剛泛起魚白肚,天道宗的淩晨,清冷而寂靜。

“顧遠。”

身後,小老鷹跟著走出來,憂心忡忡。

顧遠轉身微笑,“你喝了那麼多酒,怎麼冇睡一會?”

小老鷹擺擺手,“咱們都結丹了睡不睡的也冇多大區彆。”

顧遠點點頭,看著小老鷹欲言又止的表情,開口問道:“是有什麼事嗎?”

“黎誠一直冇有回覆我……”小老鷹的聲音透著沙啞。

顧遠啞然失笑,“你也太謹慎了吧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